倒彭事件的先知和後覺

兩個女性針對安省保守黨黨魁彭建邦的性行爲指控,爲安省政壇帶來 巨大震動。黨魁彭建邦在新聞披露的當天夜裏,就不得不被迫宣佈辭 去黨魁職務,保守黨也隨即推出了臨時黨魁。網上更有些人揣測, 指責這其中有「陰謀論」。

 

所有指控都尚未經過司法程序的檢驗。

 

彭建邦於晚間9:45舉行新聞發佈會,簡短做了聲明,堅決否定所 有指控,堅稱自己無罪,並將繼續擔任黨魁職務。但是黨內的根本不 給他公平辯解、通過法律渠道證明自己的機會,黨內反應迅速, 離他最近的6名高級職員,包括幕僚長、競選總經理、競選副經理、 宣傳部長等人紛紛聲明離他而去。據英文媒體報道, 保守黨議員黨團接連開了兩次電話會議,一次在子夜之前, 彭建邦自己不願意辭職,堅持要求給他更多的時間, 把他自己一方的解釋說清楚。而黨團的議員們堅定了「倒彭」 的決心,第二次電話會議在子夜之後,他們告訴自己的黨魁:等到天 亮再辭職已經不是他的選項,勒令彭建邦立即辭職。彭建邦被「 逼宮」,到了凌晨1:30分,不得不隨衆位省議員的所願, 雖然堅稱自己是無辜的,但辭去黨魁的職務。

 

省議員們急於與彭劃清界限,「倒彭運動」如此堅決和迅速,令人驚 歎。所有保守黨高層幕僚和省議員衆口一詞,如此迅速地逼迫彭建邦 辭職,不給他申辯的機會,是否預示着他們知道些什麼? 保守黨女性副黨魁表示,「如果有任何指控的話, 我們沒有一個人事先知道這些指控是什麼,直到公佈之後。 這絕對是個震撼。」

 

但是,越來越多不同的跡象浮出水面,宗教界人士、資深的保守黨黨 員Charles McVety在子夜剛過就發出聲明說,「彭建邦必須辭職,多年來 (For years)我們總是聽到彭脅迫婦女的行爲,壞的秉性導致壞的行 爲」。第二天,省議員Lisa Macleod再度公開撕開歷史,稱她以前曾經聽到有關傳聞,並 且還向黨內人士反映過,但是黨內人士以「毫無根據」將此嗤之以鼻 。幾個小時後,Macleod又修改了故事的部分內容。 保守黨資深策劃師John Capobianco也透露,黨內有很多人已經知道彭的傳言多年 ,「彭有一些事情,這已經是一般常識」……。這些,也許可以解釋 爲何保守黨黨內已有「先知」,所以在事件曝光之後採取迅速行動「 後覺」。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

 

還有持「陰謀論」者聲稱,「有黨派為在省選中扭轉劣勢而惡意抹黑 」。而如果真要提「陰謀論」,且看事實:保守黨內部的黨派, 先知,卻後覺;並且這個新任命的臨時黨魁,正是彭的老對頭, 當年大肆推行「Anybody but Brown(投任何人也不投彭建邦)」的黨魁競選人。

 

問題在於,爲何保守黨既然「先知」,爲何沒有「先決」?到底有多 少保守黨議員、候選人知道自己黨魁的祕密?又有多少聯邦保守黨人 士預先早已知道彭先生的祕密?

 

彭的事情曝光之後,有一些媒體和保守黨支持者將目光專注於對下一 屆省選的影響,而對這一事件本身卻視而不見。實際上,性騷擾、 性侵犯,對受害者是嚴重的侵權行爲,爲當代社會所不容, 從來都不是可以OK,得過且過的事情。 一個社會需要營造一個環境,讓性侵犯的受害者有勇氣提出申訴。

 

其實,這個「男人俱樂部」也許對於保守黨並不新鮮,當年曾有該黨 的議員麥克勞倫,在莊重的籌款晚宴上當衆大放厥詞,對女國會議員 講性笑話。

 

一方面,如果保守黨黨內確實知道有關彭建邦的傳言,卻沒有採取行 動,這是否顯示了一種「男人俱樂部」的守舊傳統、以及對性騷擾和 性侵犯行爲的無所謂態度?另一方面,保守黨爲何要將自己黨魁的有 關傳言嗤之以鼻,藏而不報,直到新聞曝光之後, 才閃電般地與之斷絕關係?

 

對性騷擾、性侵犯等嚴重問題採取隱瞞包庇的文化,才是最嚴重的態 度問題和誠信問題。保守黨欠全國女性和性侵犯受害者一個道歉, 欠全國人民一個道歉。

 

「精英」和「草根」的相煎太急

 

新的臨時黨魁上任之後,立即宣佈令彭建邦「回家休息」,並且宣誓 只要官司沒有完,他「作爲黨魁」(去掉臨時二字)堅決不會給彭簽 字代表黨競選省議員。隨後彭的幾員大將相繼被趕走, 有的是新爆料的性醜聞指控,有的是不知道原因。

 

隨後是炮聲隆隆,一邊誓言要把「黨內腐敗」清除掉,隨後又是清理 新入黨的黨員;一邊是代表「草根」炮轟黨內「多倫多的精英」, 批評黨內有人試圖把持權利,爲「精英」派候選人鋪路……。(浩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