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丙丁法律讲堂】还是从头说起: 母校西安大略法学院

撰稿人 陈丙丁
1972年夏天,我从纽芬兰省会圣约翰斯(St.John’s)开车出发到安大略省伦敦市西安大略大学法学院(University of Western Ontario Law School)报到,开始法律生涯。那时我写完纽芬兰大学历史系硕士学位论文,顺利通过答辩,获得硕士学位。我的研究领域是英国十九世纪远东政策,尤其是在东南亚的殖民地扩张。在研究中,细读不少英国近代史专著,对英国近代政治演变,尤其是国会制度的发展和演变有比较全面的研究,为我后来在法学院的学习打下了扎实的基础。
我从圣约翰斯出发,车上装满了书本,经过三天三夜、近两千公里的长途车程,来到素有花园城市美誉的伦敦,那里有童话里一样美丽的公园和我盼望已久的法学院。在美丽的校园内,我开启了人生的新征程。
我从初中开始就佩服律师的辩才,心盼有朝一日自己能够成为一位律师。那是上世纪五十年代,各地殖民地纷纷掀起摆脱殖民帝国统治的民族解放和独立运动,在亚非拉风起云涌,势不可挡。我出生长大的马来亚(马来西亚)也不例外,当时的政治领袖有不少是律师,在独立后举行的大选中,他们在竞选群众大会上发表政见,口若悬河,滔滔不绝,除了有振奋人心的进步政治政纲,他们那精彩绝伦的雄辩口才,也在我少年的脑海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时有三家法学院接受我的入学申请。
第一家是新不伦瑞克大学法学院(University of New Brunswick Law School),位于省会弗雷德里克顿(Fredericton)。这是加拿大最早创办的法学院之一,创于1892年,有着保守的传统,因为该大学是在1785年美国独立战争之后由从纽约市撤退回来的效忠英王的保皇派人氏创办的,办学宗旨在于抵抗激进的美国独立运动提倡的共和制度思潮。我特意绕道到这所法学院参观,看到的是叠立在高大松树环抱中的古朴建筑。我没有接受的它的录取,心想它的历史顾然悠久,但是那种保守的氛围不是我可以发挥的地方。
女皇大学法学院(Queen’s University Law School)是第二家录取我的。位于旧政治中心的金士顿(Kingston)的女皇大学是加拿大数一数二的大学,有着崇高的学术地位。它的法学院创办于1861年,首任院长甘布尔(Alexander Campbell)是加拿大联邦创始人之一,创建三年后曾颁发荣誉法学博士学位给政治明星、著名律师麦当劳(John A. MacDonald),他在三年后担任了加拿大联邦首任总理。由此可见,这家法学院的教授有不少宪法权威,是加拿大法学院中宪法学最负盛名的法学院。然而,虽然我也很喜爱宪法学,并且在历史系学习时期阅读不少政治制度和政治史,但并未把宪法学当做我的终身事业,我最终还是没有选择这家鼎鼎有名的法学院。
第三家接受我的申请的就是母校西安大略法学院。我最后选择的这家法学院创办于1959年,是后起之秀,首任院长是退休最高法院院长南得(Ivan Rand)。它虽然没有悠久的历史,但是他有吸引我的特点,那就是加拿大最著名的商学院和它对面而立。这家被称为北方的哈佛商学院首先接纳案例教学法,以哈佛教学法为蓝本,开创了商学院新教学法的先河。我当时已决定侧重对经济法的学习,来到这里,我不仅可以受到良好的法学教育,也可以从商学院学习,一举两得。就这样我在西安大略法学院度过艰苦的三年法学磨练,彻底改变了我人生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