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2017发布会–X时代来临!

被称为“科技届春晚”的苹果秋季发布会在美国当地时间9月12日上午10点(北京时间9月13日凌晨1点)举行,今年恰好是 iPhone 发布十周年,也是苹果新园区第一次亮相。关于全新的全面屏 iPhone 的爆料从去年开始就没有停过,屏下指纹,面部识别,“刘海屏”,光爆料就能引领手机行业趋势的,可能也只有苹果一家了。

 

爆料归爆料,那么除了万众期待的新 iPhone,还有什么其他值得关注的东西?

iPhone的名字,没有 iPhone 7S

在2017年以前的爆料中,我们见到的都是以 iPhone 8 命名的新机,然而随着发布会时间的临近,越来越多的消息表示全面屏 OLED 版本的iPhone被命名为 iPhone X,对应罗马数字的10,以此表示iPhone 的十年,以及这款产品的特殊性。而iPhone 7/iPhone 7P的升级版,也被直接命名为 iPhone 8/iPhone 8P了。

iPhone X的全面屏,“刘海”是个好设计吗?

首先是新 iPhone,不管你喜欢与否, 它就长这样了,超高的正面屏占比,用于放置传感器和前置摄像头的“刘海”,取消home键,竖向排列双摄,所有颜色都采用黑色正面面板。

通过发布图我们可以看出“刘海”把屏幕顶端分成了左右两个区域,分别显示时间和信号电量等信息,然而对于视频和游戏等这些需要全屏显示的场景下,这两块区域会直接变为黑色,得益于 OLED 屏幕显示黑色不发光的特性,会和前面板更好的融合。当然我们也期待苹果拿出更优雅的解决方案。此外,取消正面 home 键,系统交互也会产生变化,屏幕下方多出了一块操作区域。

此外,“侧边锁屏键”也被重新设计,新的按键被命名为 Side Button,这枚按键承载着新的功能,用来弥补 home 按键缺失的不便。

iPhone X 的屏幕达到了5.8寸,而 iOS 11 为我们展现了一些针对大屏幕的新功能,让这块大屏的价值最大化,毕竟是花了大价钱从竞争对手三星那里买来的。

替代指纹识别的3D面部识别,效果如何?

取消正面 home 键的另一个问题是,由苹果引领并沿用多年的正面指纹识别没有了,背面指纹识别不够优雅,而屏下指纹识别技术又尚不成熟,其他全面屏手机都采用了面部识别(还包括三星独有的虹膜识别)作为补偿。然而现阶段的面部识别尚不成熟,S8 就被曝出拿着照片就可以骗过传感器,实现解锁。这是因为现阶段的面部识别只能识别平面,传感器看到的人脸和照片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采集的2D信息。

而新 iPhone采用全新的3D面部识别,被苹果命名为“Face ID“,下图则是新系统中用于引导用户设置 Face ID 的指引教程。

同时被曝光的还有 Face ID 设置界面和录入引导界面。

而 Apple Pay 支付,App Store 购买等以前需要 Touch ID 的场景,面部识别都可以完美替代。

那么问题似乎就剩下一个,Face ID 的准确性和安全性如何?可以克服常规面部识别的缺点吗?Touch ID 刚刚出现时,也受到了诸多质疑,然而现在指纹识别已经是每个手机的必备功能了,希望这次苹果也不会让我们失望。

除了iPhone X 还有啥?

除了 iPhone X 以外,还发布了 iPhone 8/8P,作为 iPhone 7/7P 的小幅升级版,采用全新 A11 处理器,双面玻璃机身,支持无线充电,同样有4.7寸和5.5寸两款,升级幅度不像 iPhone X 那么大,对于不喜欢全面屏的果粉来说也是不错的选择。

此外,此次发布会还发布了新款支持 LTE 的新款 Apple Watch ,外观方面前代 Apple Watch Series 2 外观类似,仅冠侧面采用红色涂装。,另外 LTE 版的 Apple Watch 还在左上角显示电话信号的强弱,其他方面没有明显的不同。

通过下图可发现,手表的控制中心截图带有蜂窝信号标志和“齐刘海” OLED iPhone 标志 。

另外, AirPods 无线耳机也得到小幅升级,充电指示灯位置由上一代的内置改为了外置设计,让用户不用打开充电盒就能检测充电状态。

造价50亿美元的新总部长啥样?

苹果公司斥资50亿美元的全新总部第一次全面亮相,发布会的举行地点就位于园区内的史蒂夫·乔布斯剧院。

2011 年 6 月 7 日,苹果前 CEO 史蒂夫·乔布斯在库比蒂诺市政厅的一场会议上,发表了关于申请苹果建设新总部的演讲,称新大楼为“降落在地球的宇宙飞船”,它将由乔布斯亲自参与并设计,这也是乔布斯生平最后一次公开演讲。

整个园区俯瞰有如一艘环形的宇宙飞船,圆环中央是广场,共占据 70.8 万平方米。建筑只有四层,但可容纳 1.2 万名员工。设计灵感灵感来自于离童年乔布斯家不远处的斯坦福大学。

2013 年,现任 CEO 蒂姆·库克在接受电视采访时透露,整个园区造价约为 50 亿美元,而仅仅主楼的内部装修就花掉 10 亿美元。然而这笔钱却不到苹果 2016 年第四季度利润的三分之一。

而这次发布会的举办场地——史蒂夫·乔布斯剧院,顾名思义是为了纪念已故的前任CEO。

该剧场拥有 1000 个座位的礼堂,入口处是一个直径为 20 英尺高的玻璃圆柱体,直径 165 英尺,支撑着一个碳纤维屋顶。史蒂夫·乔布斯剧院坐落在 Apple Park 内最高的一座小山上,俯瞰草地和主楼。剧院共四层,大部分在地表之下。剧院的上半部分采用碳纤维屋顶、玻璃幕墙,看上去非常有苹果的风格。

 

苹果的首席设计官乔纳森·艾维

提起苹果,所有人都会想到乔布斯。喜欢抚摸树林中斑驳光影的乔布斯像一个孤独的行者,在自己的思想世界中肆意驰骋。1996年,当乔布斯以“救世主”的身份重返自己缔造的、又将自己抛弃的苹果公司时,他突然发现自己“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身边多了一个“精神伙伴”(spiritual partner)——设计师乔纳森·艾维(Jonathan Ive)。

人们很难把性情外露、张扬霸气的乔布斯与沉默内敛、不苟言笑的艾维联系在一起。后者是出生在伦敦的英国人,父亲是做银器的手艺人。可能是受了父亲的影响,艾维从小就喜欢喜欢摆弄工具箱。直到多年后成为世界级大设计师,艾维仍然把自己定位为craft man(工匠),而不是designer(设计者)。

1986年,艾维进入纽卡斯尔工业技术学院(Newcastle Polytechnic)工业设计专业学习。这个工学院的前身可以追溯到一百二十年前英国工业革命时期。

那时,在伦敦、曼彻斯特、伯明翰、利物浦、谢菲尔德、布里斯托、利兹、纽卡斯尔等英国工业中心,市场对高层次技术人才的需求,推动了当地工业技术学院(Polytechnics,很像咱们国内的专科或高职)和专业学院的蓬勃发展。

艾维在纽卡斯尔工业技术学院(也就是后来的诺森比亚大学)学习期间是出了名的学霸,不仅成绩优异,获得本科阶段一等学位,而且他在工业设计方面的创意和作品得到了院系老师的高度评价,还多次在英国设计大赛中获奖。

1992年艾维被苹果公司录用,成为设计团队的一员。不过此时,苹果的Mackintosh系列电脑正遇到设计老化、产品市场占有率下降等严重问题,公司也在走下坡路。整整三年的时间,艾维在苹果并不开心,因为他的设计方案并没有得到重视。

正当艾维准备辞职的时候,乔布斯重返苹果,戏剧性的变化由此发生。乔布斯推翻了原有的设计思路,与此同时,他苦苦寻找世界大牌的设计师协助自己实现新的创意。

几乎是机缘巧合,乔布斯无意中看到了艾维的设计图纸,他突然觉得这才是自己需要的设计师。仅仅一年后,1997年,艾维被提升为主管工业设计的高级副总裁。又过了一年,艾维的团队设计出了第一款iMac电脑。

这个蓝色透明机身的、像个大鸡蛋的电脑,确实与众不同,当即得到了乔布斯的高度认可,也为苹果公司扭转颓势立下了汗马功劳。

IT业泡沫破裂的21世纪初期,电脑硬件行业一片惨淡,苹果公司却一枝独秀,花样频出。这其中有乔布斯积极进取的管理模式,也有艾维设计团队几乎疯狂的创新意识:他们时时走在永远创新的钢丝绳上,尽管随时可能摔下来,甚至粉身碎骨,仍然坚持近乎偏执的、不可救药的创新精神。

从绚丽多彩的iPod,到引领业界的MacBook,从洛阳纸贵的iPhone,到方兴未艾的Apple Watch,乔布斯蓬勃而出的演讲词中每一个简洁、奔放的用语,其实都是设计师艾维灵巧双手的具象。

艾维的这双手创造出了5,000项技术专利!他在苹果有全公司唯一的个人工作室,平时只允许极少数设计团队的同事进入,这里面充斥着他与乔布斯惺惺相惜的智慧与灵感。

在苹果,他几乎从不参加公司组织的发布会和娱乐活动,也极少接受采访。沉默的艾维同样活在自己的思想世界里,天马行空,我行我素。

乔布斯去世后,艾维的地位仍然无人能够取代。2015年,苹果公司任命艾维为首席设计官(Chief Design Officer,简称CDO),全面负责苹果系列产品的总体设计、规划。

艾维被母校诺森比亚大学聘为客座教授,他每年会回到诺大讲学,设计学院往往要挤得水泄不通。艾维就像一个言简意赅的布道者,开启人们心灵的天窗。在苹果,人们把他和乔布斯都视为宗教的化身。

在他们的思想深处,有一个永远不变的信念——创新,这是他们信仰的宗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