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b.Saroya专栏:非法越境问题

从今年一月,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要严打非法移民后,咱们加拿大小杜鲁多总理却不顾我们保守党的反对,不顾民众对于国家安全、以及国家资源承受力的担忧,于2月21日在国会辩论中固执地表示,仍须坚持继续接收非法入境的难民。这为他在国际舞台上赢得了鲜花和掌声,但作秀是要买单的,而这个单,他其实买不起。他的自由党政府对待非法越境问题的错误态度,向公众传递出了错误的信息,现在恶果初现,加拿大面临暴增的非法越境者来潮。他们的到来,给我们的移民/难民、财政、社会福利、社会安全等系统统统带来不堪承受的重负。

各省相加,今年上半年共有4345名非法入境者进入加拿大,其中大部分都是取道魁北克省,有3350人。蒙特利尔市政表示,现在每天有250到300人越过美加边境寻求庇护,比前几个周增加了50%。那些人大部分是在美国有合法居住权的海地人。据了解,美国境内生活的约5万8,000名海地人中,许多人是在2010年海地大地震发生后获得了临时庇护身份。美国政府之前宣布临时庇护身份将在明年1月份终结。按照加美两国签定的《安全第三国协议》(Safe Third Country Agreement),难民到达北美后必须向踏足的首个国家申请庇护,加拿大边境局会把首先抵达美国的难民遣返回美国处理,但问题在于,假如难民是以非法方式入境加拿大,然后向加拿大提出难民庇护则不受协议限制。而加拿大对非法入境者张开怀抱的态度给公众以错误的印象,有传言称加拿大“自动接收”那些拥有临时庇护身份的人。那些不愿被遣送回海地的人,于是越境从美国潮水一般涌来加拿大。 

加拿大的难民体系本来就已超负荷运行,这样的情况发生,大量涌入导致该体系的负担更重。联邦移民、难民和公民部长Ahmed Hussen却还是说,难民体系可以应对压力,政府有足够的人力、物力。 

可惜不是每个人都象他那么乐观,魁北克省议会反对党魁北克党领袖Jean-François Lisée致信加拿大联邦政府总理特鲁多和魁北克省省长库亚尔,直言要求采取有效措施解决目前大量非法越境难民申请者的危机性问题。他也要求联邦政府和魁北克省政府携手在美国扩大宣传,告诉那些身在美国、想非法越境进入加拿大申请难民的人,他们中大部分人的难民申请会被加拿大政府拒绝。

民意也跟这位爱自拍作秀的小杜鲁多先生态度完全相反:根据Reuters/Ipsos民意测验,高达48%的加拿大人认为对从美国来的非法越境者一经发现就应该立刻将其遣返回美国。 

我来给大家大致解释一下非法越境者所要面临的法律流程。 

毫无疑问,从官方指定的入境地点之外强行进入加拿大,都属于非法入境。非法入境者被皇家骑警或者当地的执法人员拦截后,将按照就近原则,被带到附近的加拿大边境局或者移民部的相关机构。机构工作人员对其实行移民审查,其中包括决定是否授权拘留。而此时,非法入境者也会接受健康检查以确定是否需要紧急医疗救护。当然要进行的还有安全审查,以确定他们不会对加拿大的安全造成威胁,一系列审查结束后,再来决定他们是否符合难民申请的资格。这些审查中,包括对当事人历史记录以及生物学检测(比如指纹)。如果符合要求,难民申请程序由此启动。

如果申请被认定是合格的,桉子将转到“移民难民委员会”的难民保护部门,排期接受聆讯。在等待聆讯时,在多数情况下,这些外来者都会被签发有条件遣返令而释放;对于那些不合格的难民申请者,将收到遣返令,或获保假释等待遣返,或在拘留中等待遣返。绝大多数这些非法入境者都会被遣返,不过都要在穷尽了所有合法难民申请和庇护申请的可能性之后;也就差不多耗尽纳税人的了。

事实上,就算在杜鲁多之前的规定下,也有高达50%的海地难民是被拒绝了的。而这个审查的过程,我不说您也能想到,有多少的社会资源将被耗费掉。 

2016年,“移民难民委员会”收到的412宗来自海地的相关申请中,只有207宗获批,197宗被拒,还有8宗因种种原因桉件被撤销了。(在2017的第一季度,只有35%的申请者获批,而在2015年,更是只有40%的申请者获批)。给予民众错误的希望——这就是杜鲁多政府的最大错误,他自己犯下的错就必须要自己来想方法改正! 

联邦自由党公共安全部长Ralph Goodale终于松口表示,偷越国境并不是进入加拿大的免费车票。越境者会被逮捕、被审查。伪造材料提出申请的人会被遣返。但这些表态来的晚了,非法越境问题本来是可以被阻挡在国门之外的!且看自由党如何收拾自己造出来的乱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