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伦多房市大起大落 无法closing坑惨换房一族

如果不是因为学校放假,Barrie 市的教师Cheryl O’Keefe真不知道自己如何度过七月的每个不眠之夜。

O’Keefe只是多伦多很多焦虑的买家和卖家中的一位,她的房子在约定日期之后一个月才完成过户,整个过程像一个噩梦。

还有很多卖家像她一样,只不过他们还在等待春天疯狂楼市里卖出的房子完成过户,因为很多买家发现违约金比完成交易后多掏的房款还少。

还有一些买家签的是无条件合同,但是后来发现自己没法顺利得到贷款。往往银行贷下来的金额要低于购买时的预计,所以这些买家不得不想尽办法补足差额部分的资金。

以O’Keefe的房子来说,虽然当初卖价没有更靠近市中心的那些房子高,但是在六月底到七月底这一个月时间里房价下降也很厉害。七月份她房子的平均价位在$471,822,而三月时则是$570,199,整整差了10万加元。

不过目前的价格仍然比2016年7月的价格高四万加元。去年260户挂牌的住宅,售出了208套,今年是683套挂牌房屋中出售了201套,绝对销售量并没有明显降低,但是比重大幅减小。

大多地区的整体情况与此相同。7月共有18751套房源在售,成交量只有5921.

2月份O’Keefe决定卖房子的时候,她在自己的平层独立屋里刚刚住满两年。当时房价正值最高峰,而且她的地下室一直空着,所以她决定卖掉房子置换成小一些的住宅。

当时来看她房子的人43拨人中,有很大一部分来自多伦多。与很多当时卖掉房子的人一样,O’Keefe最终的卖价比要价还高,而且一周就卖出去了。

买家给了$25,000定金,但是要求比较长的手续办理时间,订在6月28日完成交易,历时4个月,比通常的时间要长。

她利用这段时间为自己找新房子,最终看中了一幢房龄百年的老房子,O’Keefe果断决定买下这栋超值的房子,交易结束日定在5月28日,比自己的房子卖出时间晚一个月。她安排了过渡期间的借贷解决方案,使他能够在那一个月时间里还上两处房子的贷款。

虽然计划看起来很完美,但是随着时间推移,O’Keefe变得不安,因为买家通常会要求在交易结束之前再次看房,但是她的买家却迟迟没有与她联系。地产经纪打电话也没有回音。

直到原定的closing day下午4:50,她的律师才从买家那里得知无法完成交易。当时O’Keefe已经在新房子里住了一个月,还着两处房子的房贷。

直到8月2日,买家才最终完成交易。“整个过程里,没有一个环节是顺利的,可能出问题的地方无一例外地出了问题,”她这样评价此次卖房经历。

列治文山、Newmarket 和 Aurora, 在市场下行中遭受的房价滑坡比Barrie大得多。很多置换房屋的人都因为自己的房子没法卖掉而不得不在自己买房时要求更长的时限。

很多人因为提前做了资金准备而没有收到太大影响,但也有些人没有这么幸运。就像可怕的多米诺骨牌效应,很多人因为春天的疯涨投入楼市,允诺超出自己支付能力的购买价格。

人们主要会遭遇以下两种情形:一种是,有人原本花150万买的房子现在只值140万,所以就想毁约不买了。另外一种是银行答应贷款60%,但是当时房价是按120万算的,而现在房子是150万。

遇到这些情况的人大都不是炒房者,而是普通的老百姓。按揭经纪人表示,对这种情况时有耳闻,屡见不鲜。这些买房者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处理这种情况。

其实,有一个办法是付5%,然后申请政府担保的贷款,但是这样做手续比较复杂,而且花费也多。

大多地区采用贷款人委托评估的人正逐渐增多,估价官会对某一具体时间的房产价值给出一个公允的评估。

市场过热的时候,房价往往不是其真实价值的体现,一旦市场冷却,房子的真实价值就能显现了。

因头脑一时发热签下购买约定的人一旦违约,不仅仅是定金的问题,还可能面临法律制裁。例如你原本答应花50万购买一处房产,但是决定违约不要定金了,如果卖家卖给下一个买家的价格只有45万,那么他可以要求你支付5万的差额。没有得到佣金的地产经纪也可以起诉你。

还有一些人甚至不知道如果他们不买房子了,定金是自动赔付给卖家的。

由于O’Keefe 的房子并没有卖得很贵,所以价格并没有跌很多,她很庆幸自己的房子最终还是卖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