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尔引领保守党翻开新一页

六月十六日,新当选的保守党党魁谢尔(Andrew Scheer)在密西沙加希尔顿酒店召开了少数族裔媒体新闻发布会。在会上,他首先向所有支持他的加拿大保守党成员们以及一直以来关注他的人们表示衷心感谢,并致敬所有参选的竞选人们。他又指出,在特鲁多政府领导下的高税收以及挥霍的政策使得许多努力工作的家庭仍然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因此,在接下来的时间他将到加拿大各省市地区带领保守党员团结一起,从过去的成功与失败中提出可观的改变。他强调,保障努力工作的纳税人是必要任务,争取让人们得到更公平的税率以及更好的生活质量。相信特鲁多自由党给加拿大人带来的痛苦和艰难是暂时的,加拿大保守党将会为市民带来新的希望。

谁是谢尔Andrew Scheer?

有人形容Andrew Scheer是“哈帕2.0”——"带着微笑和酒窝的哈珀第二"。谢尔的政治主张被认为和前总理哈珀很类似,外界认为谢尔的立场是前总理哈珀的翻版。 他曾先后就读于渥太华大学和里贾纳大学,其酷爱历史和政治学。25岁那年,Andrew Scheer当选了众议员,并于2011年至2015年出任众议院议长。毋庸置疑,彼时32岁的Andrew Scheer成为加拿大史上最年轻议长。2004年,年仅25岁的谢尔当选为Regina-Qu’Appelle选区的国会议员。成为整个英联邦历史上最年轻的国会议员之一。2011年6月,32岁的谢尔成功当选为国会议长,也是加拿大历史上最年轻的议长。2015年联邦大选,尽管保守党下台,但由于深厚的人气,谢尔仍获选连胜,后被临时党领Ambrose任命为反对党议会领袖。2015年前总理哈珀辞去保守党党魁后,谢尔曾考虑竞选临时党魁,但得到建议:临时党魁不能参加正式的党魁竞选,最好不要这么做。当时保守党内重量级人物肯尼(Jason Kenney)和麦凯(Peter MacKay)被传可能有意参选,挑战他们可能会相当艰难,直到这两人都说兴趣在其它方面,谢尔和他的支持者都觉得,可以出马了。2016年9月,谢尔辞去议会领袖职务正式宣布参选保守党党魁,因其在议会的丰富经历,一直很受议员同事们的欢迎,竞选中得到了很多保守党议员支持,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议长是由所有议员无记名投票,能当选议长,说明谢尔的人缘相当之好。他的对手伯尼尔虽然筹集到更多的资金,却没有几个议员支持。

如今,他更打破历史,一跃至加拿大史上最年轻的政党党首。谢尔和妻子有5个孩子,最小的只有1岁半。他是罗马天主教徒,人缘特佳,持反堕胎理念。谢尔出生在渥太华,在萨省完成本科学位并定居。法语流利,这对保守党在魁北克的选票相当重要。为了更直接了解他的理念,Andrew Scheer政纲要点有:取消碳税、重新强化言论自由,反对M-103和C-16、对性犯罪和重度犯罪引进最低刑期、两年之内平衡预算、对“产假福利”不再征收所得税、对“独立学校“和“家庭学校”提供税务优惠、打击包括ISIS在内的极端穆斯林、将财产权列入人权宪章、确保国防预算占GDP的2%。他致力在党员之间寻求共识,推动保守党联合起来凝聚力量,在两年后的2019年重新执政。

最后的“爆冷”赢家

5月29日,联邦保守党选出新任党领、前联邦下院议长谢尔(Andrew Scheer)过关斩将,打败了几年前就准备竞选党魁的伯尼尔(Maxime Bernier),成为最后的赢家。这是保守党史上投票人数最多的一次选举,共有141,000名保守党人投票,谢尔比竞争对手马克西姆·伯尼尔(Maxime Bernier)高出一个百分点惊险胜出。而且在前12轮投票中伯尼尔一直领先,直到最后一轮第13轮,齐尔才以51%的投票胜出。甚至自由党都认为伯尼尔会胜出,在社交媒体上集中火力攻击伯尼尔,提醒人们伯尼尔曾一度因判断力问题被前总理哈珀赶出内阁。选举党领最后一轮投票是(5月27日)周六晚在多伦多举行,之前以经有陆续的132,000名保守党成员用邮寄的方式投票,又有数千人在选举日当天在现场和全国的一些投票点投票。总共有141,000人投票,是保守党历史上投票人数最多的一次。谢尔的胜出相当出人意外,有外界认为他险胜一个百分点纯属意料之外。在胜选演讲中,谢尔承诺秉承保守党的根基,为普通加拿大家庭工作,而不是为"渥太华内部人士"服务。他说加拿大负担不起让特鲁多再掌权4年,保守党将奋力在2019年再度执政。"从今天开始,加拿大再次有希望了。"他说:"特鲁多自由党给加拿大人带来的痛苦和艰难是暂时的。"

谢尔发表演说时感谢他的志愿者团队、家人和临时领导人安布罗斯(Rona Ambrose),并特意向伯尼尔致意,他还向他的母亲玛丽致敬,他的母亲最近过世,曾使他一度暂停竞选活动。保守党领袖选举结果出炉时,加拿大总理特鲁多正在意大利参加7国集团会议,他祝贺谢尔的胜利,并期待着和他见面交谈。谢尔在他的胜选演讲中呼吁保守党团结,"每个不同的保守党派别都起着重要作用,"他说,"党魁的角色是在各种意见中找到共同点。"这次保守党党魁竞选共有16名候选人,3人退赛,其中包括电视真人秀明星奥利里(Kevin O’Leary)。在最后投票前,所有候选人都做了最后的演讲,并敦促团结。

Conservative Leader Andrew Scheer receives a standing ovation from Rona Ambrose and other members of parliament in the House of Commons during Question Period on Parliament Hill in Ottawa, Monday, May 29, 2017.THE CANADIAN PRESS/Fred Chartrand

2005-2015年保守党10年执政期间,谢尔从未在内阁任职,而是专注于议会程序,2011-2015年被议员们选为议长,职责之一就是平衡党派纷争。谢尔承认,议长的职位使他没有那么多前政府的党派纷争的包袱,他在《太阳报》的采访中说:“我们需要开始一个新的篇章,没有在内阁任过职,使我和那个时代一定程度上隔离了。”

谢尔刚刚当选党魁,将带领保守党走向哪里还是个相当不确定的话题,不过谢尔对CBC说:"我们的政策并不是我们上次大选失败的原因。当我挨家敲门时,当我和落选的候选人交谈时,当我和失去席位的原国会议员交谈时,他们都说,一再听到的是:我喜欢你,喜欢你们做的事,但我就是不能这次再投票给你。"

蓄势待发的谢尔团队

谢尔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我们的团队是联合的、正面的,我们关注每一位努力工作的市民。在家庭方面,我们希望可以减少税收,增加职业岗位。这样,单身母亲能在工作之余能有更多时间陪伴孩子成长,有能力负担孩子们参加夏令营的费用。同时,年轻人也能有更多空间以及闯一番事业的机会。”然而,在特鲁多政府带领下不断增加家庭税收而导致人们生活指数越来越高,也越来越举步维艰——征碳税便使每个家庭每年多支付$2,500加币;高税收使实际收入下降;取消银行免税账户;对酒类、烟类甚至网络实行增加税收;以及搞不切实际的高能源价格等等不利加拿大经济发展的政策。谢尔补充“现在使用未来钱的人数不断攀升,需要信用卡来支付日常支出以及孩子们的生活费。”赤字依然高企不下、虽有多种资金帮助,但程度有限,这对整个社会发展毫无利益。保守党提出的政策主要是减少税务使家庭经济负担减少,以及减少政府支出。在竞选期间,谢尔也提出过减少休育儿假的父母们的交税负担,“让新生儿的父母们有更多的选择”。养儿育女原本应是一件幸福的经历,但是抚养一个婴儿带来的费用和一方父母停职在家照顾孩子减少的收入会带来巨大的压力

谢尔有着和哈珀类似的税务政策,比如允许在家教育孩子的父母申请最高额度为1000元的减税。谢尔主张保守的财务政策,承诺在两年内平衡联邦预算,开放航空业允许外国竞争,为领取就业保险的父母提供税务减免,取消家用能源的联邦税,以及在加油站给外国进口的石油贴上该国的标志,来提醒加拿大人使用的汽油来自它国。当然保守党反对特鲁多政府的碳排放税,称之为"抢钱",为努力生活的市民造成多一层经济压力。谢尔也得到党内社会保守派的支持,他的竞选承诺之一就是,对不支持言论自由的大学,会取消联邦资金。谢尔说"我要努力改变保守党的呈现方式,保守党意味着什么,加拿大人谈起保守主义的政策时,我希望看到是积极的印象。"但他已经做了十三年国会议员,并且做了四年下院议长(House Speaker),这是加拿大历史上最年轻的议长。在所有候选人中,Scheer得到党内现任议员的支持最多。作为五个孩子的父亲,Scheer的政策平台在很大程度上保护和支持传统的家庭价值。这不仅表现在社会价值观念方面,在经济方面,Scheer主张产假期间的社保(EI)收入免税,以及送小孩上私立学校的学费可以抵税(tax deduction)。

新闻发布会上还提到早前加拿大联邦政府为了给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融资金融服务,开始启动成立加拿大基建银行(Canada Infrastructure Bank)。该银行将用350亿元的政府资金来吸引更多个人投资者参与到基建项目中,比如公共交通系统、高速公路修建、电网工程等。财政部长莫奈在周二承认加拿大基建银行并不会为中小规模地区带来利益,反而会造成一百五十亿的基金损失。新的加拿大基建银行只为一亿元或以上的项目提供资金,同时表示加拿大乡郊地区不符合规定——这是自由党轻视乡郊发展的典型例子。另外,有超过70%的加拿大人希望从投资项目中创造更多建筑业的就业机会,事实在建筑行业能够创造出来的职位只有少于1%。此前,自由党曾表示这些投入不会影响政府的底线,又承诺将会增加基建投入,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加速加拿大经济增长。而事实表明,自由党政府在未来五年需要额外的三百二十亿加元纳税人的资金来帮助该银行发展。

House Speaker Andrew Scheer rises during Question Period in the House of Commons on Parliament Hill in Ottawa, Monday March 24, 2014 . THE CANADIAN PRESS/Adrian Wyld

执政自由党在竞选期间作出的一些承诺,这些高声呼叫的口号和听起来悦耳的诺言,只是糖衣炮弹,却未有估算成本以及实施的可行性。作为新当选的联邦保守党党魁,38岁的希尔将于2019年与联邦自由党的贾斯廷·特鲁多竞争下一届加拿大总理。他承诺联合党内的社会与财政两方,带领保守党在两年后挑战联邦自由党。现在正是时候需要一个做实事、做对社会有益的事的政府。外界认为谢尔的立场是前总理哈珀的翻版,他同时也是最接地气的联邦保守党党魁,支持增加移民、保留各个社区的特色、承诺低税收等与特鲁多政府背道而驰的实实在在的政策,无疑为加拿大经济复苏以及努力工作生活的市民打下一剂“强心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