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祖慧能現身加國,傳正長老五臺傳法

六祖慧能現身加國,傳正長老五臺傳法

201771日六祖惠能大師聖像在五臺山開光後,大眾恭請南華寺住持傳正大和尚在加拿大五臺山傳授六祖禪法,啟迪智慧,斷除煩惱,同登覺岸。

     伴隨著夏日五臺山的清涼風,南華寺住持傳正大和尚為大家講六祖惠能大師的事蹟。慧能俗姓盧,原籍河北範陽(今北京大興)。他的父親貶官到了嶺南新州(今廣東新興),生下了慧能。慧能年輕時父親去世,家境貧寒,靠打柴賣柴來養活母親。有一天他聽到買柴的客人念誦「應無所住而生其心」這句話,若有所悟,忙問客人這是什麼經文,客人告訴他這是《金剛經》,弘忍大師正在黃梅東山寺給大家講這部經。慧能聽了,安頓好母親,就前往黃梅拜見弘忍。當弘忍知道他是從偏遠的新州來的時候,就故意考他:「你從蠻荒之地而來,是個南蠻,難道也想成佛?」慧能毫不膽怯地說:「人的出生地雖然有南北的不同,但每個人的佛性都一樣。人雖分南北,成佛不分南北!」

弘忍聽了,心中暗喜,卻不露聲色,讓他到碓房去幹活。碓房就是舂米的作坊。慧能的身子輕,就在腰裏綁了塊石頭,來增加身體的重量,這樣在舂米的時候,就可以很方便地把杠杆壓起來舂下去。就這樣,慧能在碓房老老實實地做了八個月的活。

   這一天,五祖為了考驗弟子們禪學水準的深淺,好物色一個接班人,就讓每個人寫一首偈子呈上來。當時神秀擔任上座,上座在寺院裏是僅次於住持的位置。神秀才華傑出,大家都很服他,想著這個繼承人是非他莫屬了。神秀果然不負眾望,寫了一首偈子說:「身是菩提樹,心如明鏡臺,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這首偈子被書寫在牆上,雖然沒有署名,大家都知道是誰寫的,很快,這首偈子就傳遍了全寺。弘忍看了後,對大家說:「後世如果能依照這首偈子修行,也能得到殊勝的果實,你們要好好念誦它!」

    在這首偈子中,神秀將人的身心比做菩提樹與明鏡臺。人的身心本來清淨。由於執著,生起了相對意識,以致於經常為塵垢——外在的煩惱所污染。要想保持心靈的清淨,就必須「時時勤拂拭,莫使有塵埃」,也就是通過堅韌不撥的修習,才能漸漸地覺悟。

    當時慧能正在碓房幹活,聽了大家紛紛念誦這首偈子,認為它還不夠徹底,就讓人把自己的偈子寫在壁上。偈子說:「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大家見了這首偈子,驚奇不已。這首偈子說,身心都不是真實的,從緣起性空的立場上來看,沒有菩提樹,沒有明鏡臺,身心如幻影,干擾我們身心的煩惱更是皮之不存,毛將焉附。這首偈子把禪學漫長的修行過程,轉化為當下的一念頓悟,說人的本心本性,原本清淨無染。只要覺悟到這一點,就可以立地成佛。

    弘忍大師見了這首偈子,就在慧能的頭上輕輕地拍了三下,慧能知道師父的意思,在這天半夜三更的時候來到方丈室,弘忍把袈裟脫下來遮住蠟燭的光,秘密地給慧能傳授了禪法,並把衣缽傳給了慧能。弘忍考慮到其他弟子對這個位置看得很重,怕引起爭執,擔心慧能的安全,就送他到九江渡口,讓他連夜往南方走。弘忍說: 「我來渡你過去。」慧能說:「迷時師渡我,悟時我自度。」弘忍知道他的修行已經成熟,心裏很踏實。

    慧能遵從師父的教導,回到廣東,隱遁於四會、懷集。十餘年後,來到廣州法性寺,看見寺院前掛著旗幡,有兩個僧人在辯論。一個說:「是風在動。」另一個說:「是幡在動。」兩人爭得面紅耳赤,互不相讓。慧能說:「不是風動,不是幡動,是仁者心動!」兩人聽了,大吃一驚,覺得這個人的水準實在了得,連忙報告給印宗法師。印宗法師把慧能請到寺內,問:「我早聽說弘忍大師的禪法傳到南方來了,莫非您就是他的傳人?」慧能說:「正是。」然後就把袈裟和缽拿了出來,大家見了,紛紛禮拜,請求慧能說禪。就這樣,慧能正式出山說禪。

    慧能大師思想的主要特點是「識心見性」和「頓悟成佛」。前者是他的心性本體論,說明「心」、「性」是眾生成佛的依據:後者是他的宗教修行方法論,提出宗教修行的原則和方法

    首先,慧能認為,人的「心」,「性」即為佛性,因此,「一切眾生皆有佛性」,人人都可成佛,他說,人的本性是清淨無染的,「人性本淨」;「但能離相,性體清淨」;「自性常清淨」。他所謂的清淨,是指那種除去了煩惱,癡迷染汙而達至的純真、清潔、寂靜的狀態。既然慧能在心性論上提自性本自具足,那麼,在修行方法論上必然是「自悟自修」、「不假外求」。他說:「善知識,見自性自淨,自修自作自性法身,自行佛行,自作自成佛道」;「救世度人須自修」。要覺悟解脫,應依靠自己的力量,在主體自身用功夫,而不能遺其內而執其外。「自性心地以智慧觀照,內外明澈,識自本心,若識本心,即是解脫」;「聞其頓教,不假外修,但於自心,令自本性常起正見,煩惱塵勞眾生,當時盡悟」。同時,在提倡「自悟自修」的大前提下,慧能還提出了一些具體的修行方法。

(1)無念為宗。他說:「我此法門,從上以來,頓漸皆立無念為宗,無相為體,無住為本。」「悟般若三昧,即是無念。何名無念?無念者,見一切法,不著一切法;遍一切處,不著一切處。」

(2)定慧等學。慧能反對以前禪法中割裂定、慧的做法,主張定慧一致,他說:「我此法門,以定慧為本,第一勿迷言定慧別。定慧體一不二,即定是慧體,即慧是定用。即慧之時定在慧,即定之時慧在定。」這種「定慧等」的主張,實際上是抬高慧而貶低舊有意義上的禪定,提倡一種活潑的、不拘形式的、自由自在的新禪法。

(3)頓悟成佛。慧能的新禪法就是頓悟成佛,就是「明心見性」。「我於忍和尚處,一聞言下大悟,頓見真如本性」,「故知不悟,即佛是眾生,一念若悟,即眾生是佛」,「前念迷即凡,後念悟即佛」,強調只要一念覺悟,即可頓入佛地。

    最後達義大和尚告訴大家:六祖大師的顯著特點就是禪與般若是一體的不二法門,「識心見性」,就是體認人和事物的本來面目,而事物的本來面目就是實相般若;「頓悟成佛」也還是頓現菩提般若之智。在這裏,參禪就是求證般若實相,實相般若就是禪悟,般若就是禪的精髓所在。

    達義大和尚特別強調:一切法不離心法,心淨則國土淨。大家要像六祖惠能大師一樣頓悟菩提、開大智慧,斷除煩惱;深入體悟六祖惠能大師的精神,讓中國的禪宗在加拿大發揚光大,自覺覺他,覺行圓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