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丙丁律师 奉献法律与社会,四十年如一日

 

有人说“了解了陈丙丁,就了解了半个多世纪加拿大华人的创业史”。这句话虽然不乏对陈丙丁律师的赞美之词,但也充分肯定了陈丙丁律师对加拿大华社所作的贡献。

今年,是陈丙丁律师从业的第40个年头。他有着传奇的人生经历:40多年前,他从西安大略大学法学院毕业后开始服务华人社区,经历过70与80年代的法律改革,见证了唐人街的发展,开创了龙舟赛事,促成了赖昌星引渡回国……他与多伦多的华社有着近半个世纪的不解之缘,血浓于水的深厚情谊!

陈丙丁虽身为律师,但在他身上却笼罩着很多光环:加拿大华人领袖、跨国律师、教育家、社会活动家……作为第四代海外华人,他虽然从未在中国生活过,却能说一口流利的广东话、闽南话及普通话。他说:“我作为一个律师,我有社会的责任,尽我的能力,用我的专长、学识,来回馈这个社会。尽管许多工作没有经济效益,但我一直在做,因为这是一种责任。”

 

名师指点

今年的3月28日,是陈丙丁律师从事律师行业40周年。回想来时路,陈丙丁律师说我所有的感触都归结为两个字:感恩。陈律师回忆起1972年他考入西安大略大学法学系时,现在担任总督的戴维约翰逊(David Johnson)于次年出任院长,当约翰逊院长将法学硕士学位证书交到他的手上时,他感到的是一份沉甸甸的荣誉及责任,更让他没想到的是,20多年后,陈律师的小儿子从滑铁卢大学毕业时,又是这位约翰逊校长(时任滑铁卢大学校长)将毕业证书颁发给了他的儿子。两代人的情缘,让陈律师感叹老院长的培育之恩。

70年代初的加拿大,正逢法律革新变法之时。陈律师说,那次大的变动涉及了很多的领域改革,例如:当时加拿大的离婚法非常苛刻,不承认因为感情破裂而导致的婚姻破裂,那次变革首次将婚姻破裂列入了离婚理由;另外针对同性恋者,在当时是属于刑事犯罪的,堕胎更是违法行为,那次改革都将其列入合法化;同时也开增了资本增值税,引进共有公寓(Condominium)产权制。1982年,加拿大宪法从英国回归,颁布划时代的人权与自由宪章,陈律师都亲历其事。

讲起从事律师生涯的初期阶段,陈律师最有感触的是感恩。他说日后在他的执业过程中,原来给过他帮助及栽培的几位大律师都深深地影响着他。陈律师回忆说,在他实习的那一年,他非常庆幸自己遇到了两位非常专业与敬业的导师,一位是做民事诉讼的,而另一位则是做刑事诉讼的,从他们身上学习到宝贵的执业之道。当时有一个案子另两位大律师感到非常棘手,客人是做建筑工程的,因为公司经常有载重卡车出出进进,邻居便告他违反土地使用规划法。对于这样一个搁置了几年的棘手案件,陈律师笑称自己当时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硬是将这个案子研究个透彻,经过多方研究论证,终于抓住了法律要点,为当事人赢得了那场官司。陈律师解释说,万事就怕认真,当时我认认真真地研究了整个案件,发现原告的控词含糊不清,而加拿大的诉讼法律明文规定控状要有明确的时间、地点,而对方的控状却并没有这些细节,所以最后法庭判决此案不成立。首战告捷,旗开得胜大大地鼓舞了陈律师,律师所的导师与同仁也给了他极大的肯定与祝贺。

初为律师,陈律师感到了身上的责任繁重,为民解忧,更平添了一份深深的责任感。当时另一个案件也让陈律师倍受鼓舞,那是一个替单亲妈妈和孩子争取抚养费的案子,陈律师同样以自己敏锐的触角及充分的准备战胜了对方那个著名的皇家律师。陈律师说,这些年我的从业经验就是不打无准备之仗,一些为客户利益着想,为客户争取最大的权益与利益。

历练

生活中我们接触的律师都是有着缜密的逻辑思维,且兼并英雄虎胆的作风之人,对此陈律师虽然谦虚有加,但他强调做律师必须有很好的沟通能力。他说自己实习的时候就碰到过这种情况,当时他实习的小镇St. Thomas聚居着一些欧洲移民烟农,他们抱团而居,不大和外界接触,律师所有文件要烟农客户签,一般人都不敢去,只有陈律师不畏危险,善用自己的沟通能力,很顺利地将文件签回。陈律师说,加拿大是一个多元文化的国家,作为一个律师更要掌握不同的文化背景及习俗,才能做到有的放矢。

1977年,陈律师获得律师执业资格后,来到多伦多市中心的一家律师事务所任职。陈律师说他成长的路上遇到很多非常敬业的大律师给他很大影响,同样这个律师所的两位大律师的勤奋工作态度及为客户所想的责任心,让陈律师很受感动,并且也为陈律师日后自己开律师所奠定了夯实的基础。陈律师说,那两位大律师每天早晨七八点就到律师所,一直工作到很晚才下班,甚至节假日都不休息,安排自己的家人和孩子去度假,自己却留在律师所工作。当时尚且年轻的陈律师并不理解,问大律师为什么不去和家人度假,那位大律师说,即便是陪着家人坐在海边休闲,我的心思也是在律师所挂念案件,所以还是留在这里工作更安心。陈律师说,他们兢兢业业的工作态度这些年一直激励着我,几十年过去了,我也变成了一个这样的律师。

创业

1979年,就在陈律师从业的第三年,他便毅然决然地离开了他工作的事务所,自己开创了陈丙丁律师事务所。谈到创业初衷,陈律师说那时的多伦多华人大部分聚居在市中心的唐人街,从事律师的华人更是少数,很多华人碰到法律事务都来找他帮忙,慢慢地他意识到多伦多的华人需要他,唐人街需要他,所以本着为华人社区服务的精神,他开创了自己的律师事务所,专门为华人解决法律纠纷,打官司。

此时,陈丙丁律师的视野更开阔了。他说,反观加拿大,在多元文化背景下,整体的社会环境是公平合理的,只要够条件,华人一样可以获得发展机会。陈律师生性谦和,广交朋友,在多伦多华人社区中颇有声望,前来咨询办案的人越来越多。他义务担任许多家社团的法律顾问。期间,他不但利用自己的法律知识、社会资源和公关智慧广大客户服务,同时也参与了很多华社的重大事件的解决。大到促使哈珀总理向华人道歉,促成赖昌星引渡回国,小到兴建多伦多唐人街停车场,唐人街华人烧腊店受卫生局刁难,中药材的进口及使用许可,华人商店星期日的允许营业……每一件事都凝聚着陈律师的努力与据理力争,为华社的兴旺发达立下汗马功劳。

奉献

作为一位名副其实的国际律师,他既协助海外华人办理在中国境内的种种事务,也帮助中国公民解决在海外遇到的法律问题。由于在加拿大律师执业方面成绩突出和社会贡献,曾荣获加拿大联邦政府颁发的加拿大建国125周年勋章、伊丽莎白女王登基60周年钻石勋章等。中国侨联为扩大海外联系,数年前就开始物色海外各地有名望和有影响力的海外华人担任海外顾问,陈丙丁当之无愧地成为首批海外顾问之一。

1985年,陈丙丁律师联合多伦多24个重要侨团,创办了“多伦多华人团体联合总会”,发展成为多伦多最强大的华人组织,担任多届主席职位。同年, 身兼多伦多华商会会长的他受时任多伦多市市长艾格顿(Art Eggleton)委派,偕同两位多伦多市政府高级官员到中国重庆和成都考察。考察组经过全面考察之后,建议与重庆缔结姊妹城市。

1986年艾格顿市长在陈丙丁律师副团长的陪同下,率领由36人组成的多伦多代表团到重庆与时任重庆市市长萧秧签署正式缔结姊妹城市协议。陈丙丁律师亲任“多伦多—重庆友好协会会长”。

 

1986年, 香港派龙舟队到温哥华参加世界博览会参赛。陈丙丁律师接触了龙舟赛,他被那种众人齐心合力的龙马精神所感染,萌生了将龙舟赛引入多伦多华社的想法以便丰富多远文化。他建议由多伦多华商会主办龙舟赛,找了六家机构赞助,购买了六艘龙舟并且亲自到香港订购,组队参赛,并在市政府的多方支持下,取得圆满成功。迄今为止,一年一度的多伦多龙舟赛都是华人社区的一大盛事,也是多伦多重要的国际龙舟赛事。

 

1991年,陈丙丁律师和其他社区领袖联合加拿大各地近300个华人社团近500名代表齐聚多伦多召开全加华人代表大会,商讨平反人头税和排华法案,共同组织了全加拿大最大的全国性华人组织“全加华人联会”,担任了首届共同主席兼执行主席,连任十八年。

 

使命

多年来,陈丙丁律师一直以自己的专业和身份为在加华人服务。其中影响最为深远的可能当属2006年的平反“人头税及排华法案”。

 

陈丙丁律师介绍说,从1885年的人头税,到1923年的排华法案,是加拿大华侨华人最不能忘却的惨痛记忆。随着华人在加拿大社会中所处环境和地位的变化,他们对于历史上曾遭受的种族歧视的屈辱自然会提出平反要求。解开这道难题的人就是陈丙丁律师。他调阅了所有关于人头税问题的档案资料,梳理了十几年来华人为此奋争的过程。

陈丙丁律师回忆说,1991年,我们在多伦多召开全加拿大的华人代表大会,经过3天民主公开讨论,认为确定要平反,而且讨论了一个平反方案。其中最重要的一条,就是要加拿大政府在国会里面向华人道歉。

 

在陈丙丁与华社同仁的共同努力下,2006年6月22日,在渥太华国会大厦举行的“人头税”平反仪式上,加拿大新任总理斯蒂芬·哈珀终于就加政府多年前实行的“人头税”和排华法案这些带有严重种族歧视的政策,用生硬的广东话向全体在加华人庄严宣布道歉。

 

 

更少为人知的,陈律师担任加拿大中国银行独立董事长达20年(1992-2012),见证及协助中行在加拿大创业和发展。1987年,陈律师和伍卓生等创办安省华人自由党协会,并推举黄景培参选省议员获胜,成为历史上第一位省内阁部长,开启华人积极参政的先声。

 

如今,笑称自己是“70后”的陈丙丁律师仍然精神矍铄,并没有过闲云野鹤、颐养天年的日子,他还像年轻人一样忙碌,精力充沛,每天去律师事务所,忙华人社区的事务。虽然他不再担当华联会的主席,但人们有事仍习惯性地找他商量。因为在他这里,不管什么事,都能得到高效而务实的解决。

 

很多人都好奇陈丙丁律师在自己繁忙的律师事务及大量的社会公益活动之外,如何还有精力和兴趣投身教育行业?陈丙丁律师的回答很简单,“因为感恩的心。”他说, 不管你做什么行业,在什么岗位上,除了要把工作做好以外,你应该还有一个对社会奉献,回馈社会的心。

 

前任中国驻多伦多总领事房利先生曾说,陈丙丁先生是多年来为中国和加拿大两国人民的友谊,国家的发展,为了华人的福祉奋斗的人。中国政府不会忘记一个多年为中加两国关系、为华人社会福祉奋斗的华侨华人的代表人。这是对陈丙丁律师的高度赞扬,同时也是我们广大华人华侨的心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