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蒙牛创始人,老牛慈善基金会荣誉会长牛根生

  

采访牛根生先生以后,我发了朋友圈,一下午受到各种围观:牛根生来(去)多伦多了?干嘛来(去)了?显然,牛总的影响力非凡。

此次牛根生先生来多伦多是为“最好学”文化教育集团和新西方教育科技公司战略整合启动仪式暨首批“最好学家庭学校”授牌发布会站台的。会后,牛总接受我采访时说:企业家投资主要会考虑其经济效益,而慈善家投资主要考虑的是其影响力。一语道破—-牛总现在以一名慈善家的身份投身教育,为的是将汉语学习推向全球!

融东汇西 强强联合

前段时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美时,特朗普的外孙女演唱的【茉莉花】及背诵的唐诗引起了舆论哗然,同时也让我们不禁省思:作为一介富豪之女,伊万卡为什么会送自己的儿女去学中文?牛总的一番话点亮了主题:这些年,随着中国国力的增强,中国在世界的份额与日俱增。而语言则是传播文化、价值和传统的重要载体,中文是联合国六种官方语言之一,也是世界上使用人数最多的语言,占世界人口的近20%。所以,今年五月份,牛总和他的“老搭档”—- 原蒙牛集团副总裁孙先红先生,以及加拿大华人企业家徐洪,“最好学”汉语发明人宇文永权及陈淑红共同创办了新西方教育科技有限公司(New Occidental Education & Technology Ltd.),旨在教外国人学中文。

谈起再创业为何选择教育,牛总说我已经多年不做生意了,更谈不上创业,从投资的角度说,我更愿意以一个慈善家的身份去做这件事,因为我认为外国人都认为学中文难,其实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商机,所以我们的目标就是通过排除语言障碍,为加拿大商家打开通向14亿人口的中国市场之门。因为随着中国市场的发展,不懂中文很难参与。

牛总介绍说,根据美国国防语言学院报告显示,学生学习法语、意大利语、西班牙语达中级水平平均约需800小时,而学汉语达同级水平则需2205小时。牛总多年前就与刚刚空降多伦多的“最好学”系列发明人宇文永权老师及陈淑红老师相识了,在国外,不但西方人,连华人也相信学中文难。但是,宇文老师和陈老师发明的“最好学”则是通过将类似的形状文字组合在一起,大大简化了汉语的学习方法。

据介绍,2006年牛总辞去蒙牛集团总裁职务后,携家人将其所持有的蒙牛乳业全部股份及大部分红利捐出,并于2004年底成立了从事社会公益慈善活动的非公募家族基金会—-老牛基金会。“以环境保护、文化教育及行业推动”是老牛基金会的公益方向,那么显然新西方与“最好学”的战略整合就是老牛基金会的“教育板块”了。

整合资源  造福世人

今年的5月9日,牛根生带着儿子牛犇拜访了比尔盖茨,牛总介绍说当时随访的有四个团队,其中就包括 “新西方”。从牛总提供的视屏资料显示,比尔盖茨先生 “最好学汉语”只用过去十分之一时间就可达到相同效果的奇迹颇感兴趣。笔者问牛总盖茨先生会否参与这个项目?牛总乐观地表示双方会就各个领域的合作进行积极探讨。

谈到此次来到多伦多参加“最好学”文化教育集团和新西方教育科技公司战略整合启动仪式暨首批“最好学家庭学校”授牌发布会,牛总非常感慨地说,“最好学” 的神奇之处在于将任何年龄段, 任何文化背景的朋友的零基础汉字背景在最短时间扭转乾坤,以其独有的方法与特点在50 小时内, 将零基础汉字朋友实现 800 个汉字熟练掌握的成效。牛总介绍说,“最好学”汉语创始人之一宇文永权也是“变易速算体系”的创始人, 曾受中国国家领导人的接见。其“速算点珠器” 更获国家专利。《中国科技成果》和《科技日报》等科技类杂志都对其有过深度报道。“最好学”汉语另一位创始人陈淑红老师是 “拼玩识字法” 创始人。被誉为 “识字女神”, 获“中国创造成果奖”,《中国科技成果》杂志封面人物,是美国引进的“杰出人才”。拼玩识字法变“瞪眼记”为“动手玩”,变“单个汉字”为“成串识字”,使学习汉语变得更有趣、更有效、动手玩、记得牢。

牛总表示,此次来多伦多,将两家机构进行了战略整合,并对“最好学”在多伦多的教学示范点进行了多方考察,同时就如何让“最好学汉语”尽快走向全球作出了顶层设计。在启动仪式现场,我们看到多伦多一众政界大佬也都莅临现场,联邦国会议员前多伦多教育局主席陈圣源、联邦国会议员谭耕、安省国际贸易厅长陈国治、多伦多议员詹嘉礼、万锦市议员兼经贸委副主席何胡景、约克区教委彭锦威……当然也少不得本地校友会、学生会、同乡会、联谊会、商会等各民间团体来捧场,占了半个场地的小学生们更是让人瞩目,这些长着中国人的面孔,却说着一口英语的“香蕉人”随着屏幕上随机出现的方块字及诗句,准确无误地念出其发音,并领悟到汉语的真谛,对汉字产生浓厚的兴趣 ,让在场见证奇迹的观众不约而同的鼓起掌来。主办方还现场选出获奖者,并为他们颁发了奖杯及证书。

谈起之所以选择“最好学”作为战略合作伙伴,牛总说,世界发展趋势在东方,世界经济发展引擎在中国,属于东方发展的红利是否能被西方分享是关键。当初美国的发展让全世界分享过红利,中国也应该如此。美国可能在语言上有优 势,但是东方的分享却在语言上有一定的阻碍。做生意沟通交流是基础,所以创立新西方教育机 构的初衷就是要让世界分享中国快速发展的红利,让全球都能参与进来,这种理念与“最好学”的目标是一致的。为此,牛总还呼吁欢迎所有对中文教育事业热爱,并且愿意做公益 的企业家都能够参与进来,一起组成事业合伙人,在全世界范围内推广汉语学习。

予人玫瑰  手留余香

“让中文不再难学,愿人类更加和谐” 是牛总做教育的初衷。牛总说,许多“老外”和孩子生长在加拿大的父母都普遍认为汉语难学,教授起来非常困难,容易在 教学的过程中失去兴趣,实则不然。有时候正是教学方式不合适才会让学生误以为汉字是世界上 最难学习的语言。“最好学”的最大特点是遵循汉字的规律,采用正确的方式,结合孩子的记忆力和联想能力学习生字,根本不用 刻意地去学习拼音,将所 有复杂的事情简单化。学习过程不仅既好玩,又快乐,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

当话题回到企业家与慈善家的转换与意义时,牛总非常欣慰地分享了他目前所参与的国际公益学院(China Global Philanthropy Institute, 简称CGPI)联合全球知名学府共同打造的顶尖慈善领袖培养项目——全球善财领袖计划(Global Philanthropy Leaders Program,简称GPL)。作为国际公益学院中方发起人,牛总对善财领袖学员这一中国新兴的慈善家群体寄予厚望。他说,非常荣幸能以全球善财领袖计划GPL善财导师的身份,向比尔盖茨先生和成长中的中国新兴慈善家致敬,更向日益融合、协同共进的中美慈善事业致敬。这既是中国慈善事业的春天,更是中美慈善领袖走向行动与联合的最好的时代!

据牛总介绍说,2010年,由比尔·盖茨和沃伦·巴菲特发起“捐赠誓言”(Gates-Buffett Giving Pledge)活动,旨在号召亿万富翁生前或去世后至少用自己一半的财富来做慈善。牛总便是加入比尔盖茨先生与巴菲特先生共同发起的“捐赠誓言”的第一位中国企业家、慈善家。他说,我们虽相隔太平洋,但对慈善事业的坚持、热爱与使命感是惺惺相惜的。正如比尔盖茨先生高瞻远瞩的立足于资助中国公益人才培养一样,我深刻认同中国企业家涌入慈善、成为引领社会价值的慈善家的必要性。这也是我有幸与比尔盖茨先生等中美五位慈善家共同发起成立深圳国际公益学院的初衷。世界需要中国慈善家的参与,中国慈善家也需要走向世界!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发自内心的善行,铸就大爱的人生舞台。牛总说,做慈善对于我个人来说是一种荣誉,更是一种鞭策,激励着我和我所投资的事业在社会中起到不同凡响的作用。让全世界瞩目中国是“新西方”和“最好学”矢志不移地目标:我们将尽最大的努力,让更多的人听懂中国声音,读懂中国文字,了解中国文化!